當前位置:全港集運>> 最新

在不能團聚的春節裏—— “照顧好自己”是最重的牽掛

字體大小:
來源:安徽網           編輯:週一平

入冬以來,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勢趨緊,各地疫情防控部門倡導“留在本地過年”。記者採訪瞭解到,為了支持疫情防控,不少人選擇留在本地過年。分散在兩地的家人將如何拜年?對於不能和家人團聚,他們又有什麼話要説?日前,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客户端記者傾聽了他們的心聲。

勇氣  克服恐懼,她決定獨自留在合肥

耿文英是安徽師範大學一名大四學生。因為實習,她今年第一次留在合肥過年。耿文英家住河北保定,家鄉離目前中、高風險區很近,尤其是石家莊。“其實之前沒有太多想過年回不回家,但我發現1 月以來,河北省新增確診病例有了增多。”疫情在河北擴散後,耿文英的輔導員第一時間找她談話,建議她儘快回家,轉車或家長接送避開風險區。

耿文英與母親

“當時我正在尋找租房,又懵又着急。等我靜下心的時候,仔細考慮了回家和不回家兩種方式可能帶來的結果,各有各的麻煩。在和父母及時溝通後,父母尊重我‘不回家’的選擇。”而在她作出這個決定之後,河北確診病例人數持續上升。耿文英的父母也建議她不要回家,減少流動,就在合肥過年。

第一次要在外地過年,耿文英面對的一切都是未知的,心裏難免害怕。但她覺得,就地過年也算是間接支持疫情防控,這樣的選擇並不孤獨。隨着落腳地和實習的明確,她心裏也逐漸踏實下來,“爸媽的安慰,也讓我不懼怕一個人過春節。”

天下父母心,耿文英的父母對女兒挺擔心的。耿文英説:“他們雖然擔心,可從不會表現得很誇張,只是保持穩定的聯繫,在我害怕的時候安慰我,引導我克服矛盾的想法。”耿文英説,她在家是安全的,但一路上不僅危險,也會把這種危險帶回家裏,“父母不希望這樣的危險讓我承擔,也不想帶給身邊人”。

對於第一次要在異地過年的耿文英來説,即將到來的春節註定與以往有所不同,她已經為自己的春節做了滿滿的打算。“需要學習,還要準備考試。”想念家人的時候,她也許會像平時一樣和他們視頻打電話,會報個平安,拜個年,過一個“雲上春節”。

在耿文英眼裏,父親一直是不善言辭的,從前她會覺得父愛是屬於哥哥的,父親脾氣大,有些大男子主義。不過這次女兒在合肥過年,他卻叮囑道:“注意安全,別瞎跑,好好吃飯,好好跟着老師實習,該抓緊的學習也別慌,慢慢來。”

牽掛  惦念彼此,她和父母親心有靈犀

吳旻是合肥市蜀山區史河路團安村社區的一名社區工作者。面對再次緊張起來的疫情和省市的號召,今年她選擇在合肥過年,並且已經做好了隨時投入到疫情防控工作中的準備。“現在疫情又緊張了,政府提倡在原地過年,儘量不要流動,所以我一直在考慮不返鄉過年的事情。”吳旻告訴記者,前不久她看到安徽省發佈了建議務工人員不返鄉的公告,公告發布之後她確定下來留在合肥,加上考慮後期可能需要投入到疫情防控工作中,她覺得回去之後如果臨時通知返回,會浪費不少時間。

吳旻的家鄉是位於一百多公里外的滁州市全椒縣。父母對於女兒在合肥過年都很理解。吳旻的父親説:“我們在家的時候會積極配合戴口罩,儘量待在家裏,很多人需要她的幫助。”

今年已經不是吳旻第一次在合肥過年了。去年春節,她是在疫情防控的工作中度過的。去年年三十,吳旻在家吃過年夜飯後,臨時接到電話讓她們全員回去上班。“當時爸媽以為我開玩笑的,結果發現是真的,最後爸媽也只來得及叮囑兩句,我就自己開車趕往社區工作,我能感受到他們的擔心和緊張。”疫情嚴重的那段時間,吳旻很難抽出時間和父母通電話,直到去年國慶,吳旻才回了一次家。“回去之後哪裏也不想去,只想在家陪着父母,和他們聊聊天,出門轉一轉。”吳旻帶着父母買買衣服,吃點好吃的,如果可以的話還帶他們去看場電影。

談到會不會通過視頻向父母表達自己的愛,吳旻有點不好意思,説自己比較害羞,父母也比較害羞,不太善於表達愛。但這並不妨礙吳旻認為自己是幸福的。她笑着説,父母和她有一種心靈相通的感覺。吳旻的父親也有些遺憾:“今年少做幾個菜吧。”説完又嘆了口氣,沉默了一會兒説:“心裏肯定有點難受。”他們希望吳旻在外能照顧好自己,不要擔心他們。

告白  想着爸媽,他大聲説出“我愛你們”

解明是合肥一家物業的員工,家鄉在南京。今年能不能回家過年,對於他來説還是個未知數,“我之前是打算回去的,但現在疫情比較緊張,要是疫情加重的話我就不會回去了。”前段時間,各地倡議不返鄉過年,解明也給父母打了電話,告訴他們不知道還能不能回去。“他們支持我留在原地,參加疫情防控工作。”

從工作的地方到南京,高鐵只需近一個小時的時間,但解明很少回家。“平時幫助解決業主的問題和糾紛,工作會比較忙,到節假日才會回家一次。”解明説,去年因為疫情防控工作,他一直沒回家,直到國慶節才回去一趟,“父母特別高興,一個勁問我在這邊過得怎麼樣,感覺如何。回到家,我和父母去公園散散步,看看電視,都是一些小事。”解明笑着説。

“父母比較內斂,但回去之後父母做了很多菜等着我。”解明説到這裏,笑了笑,“平時很長時間沒回家,偶然回家會感覺家裏面環境都不一樣了,心裏有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平時自己在外打拼,父母在家也照顧好他們自己,就會感覺很暖。”解明的父母都在上班,有自己的工作,沒事的時候做做家務,他們有自己的生活。但對兒子,他們始終放心不下,“他們比較嘮叨,讓我戴好口罩,做好防護,防寒保暖。我也會提醒他們保護好自己,他們也很重視。”去年疫情形勢嚴峻那段時間,父母經常在夜裏十點以後給解明打電話,因為他們知道那個時候解明是在休息的。“父母常常對我説要注意防護,注意吃飽穿暖”,而這是解明父母始終放在心上的事情。

即便不知道能否回家過年,但解明還是憧憬着團聚的時刻。“跟家裏人做什麼事情都很開心,一起包餃子,一起聊聊天,看看電視。”記者問解明有什麼話想和爸爸媽媽説,解明沉思許久,大聲説道“:爸爸媽媽,我愛你們!”

陳秋莉 徐靜 新安晚報 安徽網 大皖客户端記者 陳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