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全港集運>> 最新

繁昌這個小山村至今沒通自來水

40多户村民靠鎮上送水度日
字體大小:
來源:蕪湖新聞網           編輯:張清晨

擺在村口的“抗旱水桶”

村民家水井裏的水已不能吃了

陽嶺村是繁昌區繁陽鎮一個山坡上的小村莊,73歲的吳文蘭和老伴就住在這個村上。老伴中風,兒子在深圳務工,沒有別的勞動力,家裏每天吃水只有靠吳文蘭自己用扁擔從村口沿着山坡吃力地挑回家,村口放着鎮裏送來的大水桶,遇上下雨天,吳文蘭一擔水挑得就更吃力了。而説到吃水問題,不光是吳文蘭,這個村子40多户的村民都叫苦不迭。

“我們村至今都沒通上自來水,以前家家户户都挖井吃井水,但井水水質越來越差,每年旱季也打不出來水,因為周邊開礦,山泉水也越來越少,旱季近乎斷流。從去年旱季開始,村裏只能靠鎮政府派車來給我們送水。”村民許金寶告訴記者。4月19日,記者來到陽嶺村,在村口,記者看到一個非常大的白色塑料“抗旱水桶”。“村裏現在吃的水就在這個水桶裏放,住得遠一點的就來這裏挑,非常不方便。以前這個季節山泉水流得嘩嘩響,現在山泉水水流小得很。”

許金寶帶着記者來到他家,和其他村民家裏一樣,許金寶家中也有一口井。“井水水質這些年差了,你看我家燒水的水壺、洗澡用的蓮蓬頭和洗衣機的水管,用不了多久就有一層厚厚的水垢,不清理就堵上了。”許金寶告訴記者,因為常年吃的水質不好,村民們當中很多人都患有結石病。“以前是我們父輩得結石病,這些年開始輪到我們這一輩了。去年查出來腎結石後,我就花3000多塊錢買了一個淨水器,結果2個月還沒用到,就不通水了,因為水垢太厚要頻繁更換濾芯。”

穿過村村通的水泥路,再沿着一條泥草覆蓋的小路,記者來到73歲的吳文蘭老兩口家,指着家裏的水井,吳文蘭眼圈紅了。“這個井水真是不能吃了,裏面有蟲子,今年過年我兒子回來實在看不下去,給我買了點漂白粉撒在井水裏,這個水現在只能用不能吃。老頭子中風不能動,就靠我一個老太婆挑水回來用,真是挑不動了。”

井水、山泉水都指不上,為什麼村裏不裝自來水呢?村民告訴記者,十幾年前鎮裏就要給村上裝自來水了,每户400元錢安裝費也收上去了,但是過了幾年錢又退回來了,説是陽嶺村地勢高施工難度大,水泵實在打不上去,需要多次加壓,成本太高村民也用不起,就這樣又耽誤到現在。“我們村民聯名寫信給政府反映吃水難,從去年旱季開始,政府開始給我們村送水。水用完了,我們就打電話喊人送,目前對村民是免費的。”這樣也不是個事,村民向記者表示,像這樣一桶桶送水也不是長久之計。“説是送的就是自來水,但是這水裏面看上去也有像泥沙類的東西。”一位村民帶記者看他家從村口接回來的水,記者注意到,裏面確實有黃色泥沙狀物質沉澱。“我們現在的願望很現實,如果真裝不了自來水,那就請政府給我們在山頂處打一個深井,將山泉水引下來給村民用,解決老百姓的吃水難題。”

實地瞭解到陽嶺村的“吃水難”問題後,記者聯繫上繁昌區繁陽鎮水利站。該站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農村安全飲水工程管網鋪設在繁陽鎮達到全覆蓋就差一個陽嶺村了,換句話説,整個繁陽鎮的農村地區,就差一個陽嶺村沒通自來水了。”這位負責人説,“陽嶺村建在山坡上,海拔高100-120米,而我們城區的地面海拔高只有10多米,早在2009年,繁陽鎮就準備為陽嶺村安裝自來水,每户400元的安裝費也收上來了。但是當時的縣供水公司來到現場勘測,認為供水難度太大,要做多次加壓,成本非常高,當時測算一噸水要攤到20塊錢,所以放棄了供水計劃,將400元安裝費又退還給了村民。”這名負責人同時透露,結合村民們的多次反映,“目前該村已再次納入城鄉一體化改造計劃,將為村民引入自來水工程,目前繁陽鎮已經將報告打給了區、市一級水務部門和首創公司,由首創公司統籌安排。在過渡期2年內,村民吃水難的時候由政府送飲用水進村使用”。

採訪最後,記者也聯繫上了給陽嶺村開車送水的送水工,這名工人表示,水車裏裝的水都是從消防栓裏放出來的水。而這送水的過渡期,如果真的需要2年,對陽嶺村的村民來説還是有些“漫長”。正如村民在採訪中一再向記者表達的願望:“周邊的村子都用上自來水了,能吃上放心水、用上放心水,這是別人習以為常的生活,卻是我們現在眼巴巴盼望的生活。”

關於陽嶺村的吃水、用水難問題,本報記者將持續關注。

大江晚報記者 胡芳 文/攝